钜派连环违约追踪(上):《部落冲突》开发商股权标的回购失期

蓝鲸财经获悉,钜派(NYSE:JP)目前参与的多个项目出现不同程度的违约,标的涉及多个互联网、地产巨头。

数月前,一封举报信直指长江钜派暴雷、利益输送、国资流失等十一宗罪。钜派后续表示对方是参股企业、独立法人疑划清界限。

蓝鲸财经获悉,钜派(NYSE:JP)目前参与的多个项目出现不同程度的违约,标的涉及多个互联网、地产巨头。同业的诺亚前有辉山乳业项目披露不诚信、后与京东、承兴的34亿项目爆雷,捅出的财富管理行业乱象触目惊心。

其中,“钜大黎明之光游侠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项目情况扑朔迷离,投资者、管理人等方各执一词,涉及的标的出现基金管理人联系不上标的公司等诸多状况。

钜派私募参投标的回购失期,项目宣传所涉回购方腾讯久未回应关联

据投资者提供的截图,在购买产品前期,钜派员工在社交应用介绍,该基金投资的Supercell游戏项目,权益投资人享有2.6倍的杠杆比例,多次用腾讯(00700)背书,并暗示三周年后项目会被腾讯回购,疑给用户喂下了定心丸。

2016年6月,腾讯领头财团有意以约86亿美元从软银处收购84.3%的芬兰游戏公司Supercell股权。公开报道显示,当年10月,腾讯为收购Supercell组建的财团向投资者发行新股融资8.5亿美元。根据钜派投资人获得的宣传文件,钜派计划在为Supercell项目融资成立的特殊目的机构(SPV)投入9亿元人民币。从报告看,钜澎资产参与投资了Supercell项目。

如今承诺的回购期渐近,投资人称,再与项目管理人沟通时,对方以腾讯是财务投资为由否定了回购可能。投资人懵了,“承诺的收益无法兑现,投入的本金也有遭受损失的风险。”投资人认为项目涉嫌虚假宣传。

根据游侠2019半年度管理报告,基金管理人小村资本的说辞是,“由于SC业绩放缓及联合投资人承担一定的债务压力,因此在第三周年日,暂不具备行使条件。”出具的最新报告承认了腾讯回购一说,但在执行上也未如用户所愿,投资者目前的回款希望落空。

腾讯的回应态度讳莫如深。蓝鲸财经就回购情况,多次向腾讯方面要求回复,腾讯以“近几年人事变动为由,没有清楚了解相关情况”为由,未明确是否回购。根据项目管理报告提到的腾讯主体“Morespark”,就该公司是否属于腾讯旗下的问题,腾讯缄默其口,也未予以回应。

公开信息显示,有一家名为添曜有限公司的公司英文名为MORESPARK LIMITED。香港公司注册处综合资讯系统未披露该公司股东信息。

究竟是涉及虚假宣传、存在猫腻还是腾讯方面无力回购,腾讯的回应尤为关键,但截至目前,腾讯方面接连数月未就问题作出回应。

关于项目退出方式,材料提及:独立上市、腾讯装入上市公司、溢价转让,其中有字眼称“腾讯作为大股东有极大的分红动力,尽快收回其投资成本并获利”,以及“在目前看到的底层文件中,可以解读出投资人有权在第三年要求腾讯按一定价格回购股份”,此外还有“腾讯测算最保守的情况下,前3-5年分红可覆盖接近50%本金甚至更多”。

2014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审议通过《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其中第四章第十五条提到私募基金管理人、私募基金销售机构不得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受损失或者承诺最低收益。2016年4月,《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正式出台,第四章明确了私募基金推介的相关规定,其中也包括了禁止宣传“预期收益”、“预计收益”、“预测投资业绩”等相关内容。

中国基金业协会法律部原主任邓寰乐曾指出,因为私募基金是高风险产品,销售过程应是非常慎重的,不应有承诺现金流等行为。有地方证监局在早年就曾通报,私募基金募集过程中夸大宣传、片面披露信息的案例。

Supercell财务表现不及预期,所涉基金全部标的均遇逆境

2016年,因86亿收购案,曾开发皇室战争、部落冲突的Supercell风光无限。据悉,Supercell在2018年净收入的为16亿美元,同比下降21%。新开发的荒野乱斗被寄予了扳回Supercell财务表现的希望,Sensor Tower商店情报数据显示,荒野乱斗2018年12月发行以来,半年内安装量超1亿、吸金2.75亿美元,被认为是拯救Supercell财务表现的一根稻草。腾讯游戏已上线国服版本,腾讯控股(00700.HK)最新公布的未经审核的半年报尚未披露Supercell财务数据。

手游分享社区Taptap统计,有17万人在该平台预约荒野乱斗,荒野乱斗由游族网络与腾讯联合发行,发行商显示为游族网络(SZ.002174)。

从游侠项目管理报告可知,该基金已投总额9亿,Supercell项目占7.32亿,还有791.56万投资好莱坞影视基金、3000万投资星美影视项目、1.3亿投资小村资本PE基金。三年内,除Supercell曾有一次分红外,其他项目至今颗粒无收:好莱坞项目颇显离谱,境外投资标的公司一直未披露进展,而基金管理人沟通无回应;星美影业所属星美控股(00198.HK)由于无法偿付汇丰透支额,曾被勒令清盘;小村基金投资的智车优行一季度净亏8600余万。

关于基金问题的责任方,Supercell项目由钜澎资产参投,也有小村资本的投资管理的项目,而投资者是在钜派处销售购得,损失惨重的他们把矛头指向了钜派。当诺亚的承兴事件发酵时,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曾指出,中国财富管理行业以销售佣金获利商业模式的劣根性,容易引发道德风险,极易下沉信用、积累风险。

有关第三方财富管理的乱象,任泽平在评论文章中谈到,三方财富机构做资产管理难以获得信用资质较好的资产,需要甄别非标、高风险、另类资产;隐雷包括,部分独立理财机构容易在盈利、资产规模压力较大时顺周期放松资产质量标准,埋下隐患。另一方面,财富管理行业门槛低,而当下投资机会不足,优质资产减少,抵押品衰竭,资本市场增长动力不足,资金的推动容易使其投向“垃圾资产”。

钜派投资者表示,在购买产品早期被告知产品收益丰厚,如今再沟通则收益落空,有的连本金都存在兑付风险。有钜派用户提出,机构收取了高额的管理费用,为何管理无方,众多项目出现兑付问题。名为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却险把客户的财富“管丢了”。

8月6日,钜派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未经审计财务业绩,报告期内,钜派净收入4.67亿元,同比减少46.7%;净亏损8660万。从收入构成来看,一次性佣金及其他服务费净收入出现大幅下滑近70%,经常性服务费净收入同比增长80.8%。

近期,易居资本原董事兼总经理郭俊杰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或因在令暴风集团(300431)岌岌可危的MPS项目融资过程中存在收取回扣的行为。随即,钜派集团声明称,截至当时,没有消息证明郭俊杰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与钜派集团有关。

如今,胡天翔踪迹成谜的消息扩散。胡天翔在2010年创立钜派,2017年离职令舆论哗然。此后,胡天翔加入子耕投资、后更名为甦翔投资、钜登投资。钜登投资挂靠钜派宣传被撇清关系,目前被曝已停摆。

钜派麻烦不断,除了产品兑付压力,式微的财务表现,原创始人及私募原董事长疑接连出事。诸事缠身的钜派集团在2019年将总部搬离了浦东陆家嘴金融区。一年以来,钜派投资股价持续下挫。截至11月1日周五,钜派投资收盘报价1.77美元,较18年高点跌近90%,市值5951.25万美元。

最新pt电子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