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图放弃手机业务、跨界布局医美,战略重整恐仍难弯道超车

“刚刚过去的2019年,美图公司‘太难了’”。美图公司创始人兼CEO吴欣鸿日前在美图2020年会上这样总结过去的一年。

“刚刚过去的2019年,美图公司‘太难了’”。美图公司创始人兼CEO吴欣鸿日前在美图2020年会上这样总结过去的一年。

吴欣鸿指出,一方面,2019年经济环境不大乐观、外部竞争也不断加剧,另一方面,美图对旗下业务进行了重大调整,把电商和手机业务全部剥离,转而将业务重心放在医美行业。他在会上宣布,未来三年美图会逐渐布局医美行业。

吴欣鸿同时坦言道,此前美图布局了很多领域,有一点失焦。对于仍陷亏损泥潭的美图而言,这次战略重整在外界看来只不过是又一次的求变求生之道。美图公司日前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9年公司持续经营业务的净亏损约为3.05亿元至3.51亿元,同比2018年减少约42.8%至34.1%。

那么,美图本次战略重整能否一改颓势,未来美图能否把握住医美这个风口、让颜值经济变为现实就显得尤为关键。业内人士表示,医美行业先发者新氧、更美等平台已经抢占了行业较大的市场份额,行业竞争局面惨烈,并且乱象重重。美图此时入局已错失先机,恐怕很难弯道超车。

美图剥离手机业务,与小米联合发布智能手机不被看好

智能手机曾是美图公司布局中至关重要的一块版图,2013年5月,国内第一部专注于自拍的手机——美图手机1诞生,该款手机也是全球首款前置摄像头达到800万像素的手机。此后,美图陆续发布了M系列、V系列、T系列等经典机型,共计10余款手机,担起了美图公司主要营收来源。凭借美颜功能,美图手机曾成为不少网红的标配。

吴欣鸿曾表示:“美图公司2016年能够成功上市,美图手机功不可没!”根据其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美图手机等硬件收入分别为14.7亿、37.4亿元,在其总营收中分别占比93.4%和82.6%。

但短视频平台和智能手机AI自拍的兴起,使得美图手机的美颜功能优势不再。美图2018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让美图引以为傲的智能手机业务亏损约5亿元。同时,记者观察到,无论是新机型数量还是手机销量,美图都开始走下坡路:2018年,美图仅推出美图T9一款机型,而2017年则有三款;2018年美图全年共售出智能手机72.17万部,而2017年则有157.4万部。

2018年11月末,小米宣布与美图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拿下美图30年的独家授权,负责美图手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美图则提供美颜算法和影像技术等。与小米联姻后,美图推出了首款骁龙845新机一一美图V7,售价4799元起;托尼洛·兰博基尼限量版更是高达10888元。随后,在去年4月,美图手机宣布将于当年年中关闭手机业务,将旗下美图手机的品牌独家授权给小米集团。

虽然美图关停了手机业务,但其与小米合作在智能手机上的动作从未停歇。去年6月,小米集团总裁林斌通过微博公布,小米美图的AI美学试验室成立。不久,诞生于小米美图Al美学实验室的小米CC系列手机问世。彼时,业内普遍认为,这是小米进军女性用户市场的开端。

随后,在美图财报沟通会上,吴欣鸿表示,小米与美图合作的美图手机将于2020年正式发布,它将是一个全新打造的产品线。不过,这并不被外界看好。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自小米CC发布以来,小米的手机销量并未得到提升,小米集团智能手机分部营收从去年第三季度的350亿元下滑到了322亿元,手机销量从去年同期的3330万部降到了3210万部,每部智能手机的平均售价也从1052元下滑至1006.5元。

互联网分析师于斌表示:“小米发布的CC系列手机,市场效果并不是很好。第一,美图的关注量在下降;第二,小米本身也有自己的手机,并且产品线比较多;第三,目前智能手机的竞争比较大,华为、三星、苹果等品牌都在拍照功能上有了比较大的提高。”

陆续涉足电商、区块链、社交,多领域布局致业务失焦

除了智能手机业务,美图还曾试图在多个业务线布局,把美图秀秀庞大的用户量进行商业变现,但美图美好的愿望一个个相继破灭。在年会上,吴欣鸿坦言此前美图有一点失焦,进入到很多领域,战线拉得很长。

美图曾萌生过对电商的渴望,并随之开展电商业务;2017年美图上线了美铺和美图定制,但其电商业务反响平平。美图也曾高调宣布参与区块链投资,曾称将凭借美图智能通行证、基于美图区块链的AI接口和生态扶持,来吸引第三方平台入驻,但很快便遭遇日趋严格的监管。此外,美图选择以All in社交的方式来提升用户价值,其社交尝试大概经历了垂直社交、短视频社交、聊天社交、图片社交几个过程,可以说是业务布局的重心。

2018年8月,美图公司“美和社交”战略在北京正式发布。美图CEO吴欣鸿表示:“美图聚焦到图片社交,现在做刚好,中国图片社交这一垂直品类没有头部产品,美图在做一个增量可以理解为中国版的Instagram。”

与此同时,美图宣布变革组织架构,成立社交产品事业群、美颜产品事业群、智能硬件产品事业群三个事业群;其中,美图系最重要的美图秀秀、美拍、美颜相机、美图美妆、BeautyPlus等产品被纳入到社交产品事业群。

但从美图的财报数据来看,“美和社交”战略自推出至今,社交化转型效果并不是很明显。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美图秀秀月活1.17亿,同比增长0.3%;整体月活跃用户于2019年6月达到3. 08亿,仅比2018年12月增加0.6% 。

随后,美图公司宣布就关于收购大街网约57.09%实际股权事宜,交易框架协议所载的所有先决条件已获达成或豁免,并根据交易框架协议的条款及条件完成交割。公开资料显示,大街网成立于2008年11月,是一家移动社交招聘平台。这再次引发业内对美图深入布局社交领域的猜测。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表示:“美图一直在社交领域有所布局,但始终没有显著的成效,如果再重新在垂直领域进行社交的渗透,效果可能不会太显著,因为美图自己没有做出太大的差异性。”

此外,于斌表示:“美图收购大街网的话,应该会有社交方面的考虑,可能性并不是很高,我认为其最大的一个核心目的估计是在资本上做一些考量。”

跨界发力医美行业,美图已错失先机或难弯道超车

在吴欣鸿看来,美图最大的机会就是服务“变美”这个需求,让每个人都能简单变美。美图计划用十年的时间,整合变美生态链,帮助用户从“虚拟世界”到“现实世界”全方位变美。

“美图是一个想要用美改变世界的公司。”这是美图董事长蔡文胜长久以来的梦想。美图自成立以来,围绕“美”创造了一系列如美图秀秀、美颜相机、美拍、美图魔镜、美图手机等软硬件产品。同时,美图在产品中加入人像美容、磨皮美白、瘦脸、瘦身等功能,针对女性用户的特点,让操作更加简单。

具体到未来的三年计划,吴欣鸿表示,美图会集中做好两件事:“一是,赋能影像、美妆、皮肤管理行业。比如影像,现在很多的婚纱影楼都在用美图的自动修图、AI修图,帮他们节约大量的人力。第二,在未来三年我们也会逐渐布局医美行业。”

近两年,医美行业发展速度可观。《更美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核心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纯医美市场规模高达2560亿元,近五年的平均增速为30%左右,预计2025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突破万亿元。

事实上,近年来,美图也在医美行业进行了试水,进军医美行业的打算,一直在吴欣鸿的“变美”生态链计划中。2019年6月,“上海美图大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成立,美图官方回应称已在皮肤医学的方向上具备了一定的技术积累。

美图也曾推出医美硬件产品,meituspa洁面仪与meitukey 皮肤检测仪,但两款产品并未在业内外掀起浪花。此外,美图还上线了依托于美图影像实验室的AI开放平台,服务于医疗美容、美妆门店等场景;在美妆领域,美图与屈臣氏达成合作,顾客可通过店铺的“美图魔镜”进行AR试妆。

于斌认为,美图布局医美行业与其基础的定位比较契合,但现在入局或许稍晚了一些,“目前,新氧、更美等平台在专业度和垂直性、广度等方面都有一定的优势。美图现在进入这个行业的话,第一没有医生资源,第二没有用户资源。”

此外,张书乐表示,美图试图通过入局医美行业将美从虚拟变为现实,实际上与其自身业务关联性并不大。“医美行业本身有两个制约因素,首先,其效果如何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其次,医美行业整体上来讲,表皮下的手术并不规范。美图入局医美行业的步伐一旦太乱,便会对其品牌造成一定的损害。”

最新pt电子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