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造假、股价跌停,卖身不成的“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能否撑过2020年?

证监会点名后,东方金钰已连续两日跌停。继4月27日跌停后,28日,东方金钰延续上一交易日弱势继续封跌停。截止4月28日下午14点16分,东方金钰最新股价1.57元/股,总市值21.20亿元。该股年内累跌43%,创2008年以来新低。

瑞幸咖啡引发的中概股集体信任危机正在发酵。近日,证监会再次发声,将严厉打击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欺诈等恶性违法行为,用足新证券法,从严、从重、从快追究相关机构和人员的责任,并点名索菱股份、龙力生物、东方金钰、藏格控股四家财务造假的上市公司。

证监会称,经查,东方金钰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以全资孙公司为平台,虚构翡翠原石购销业务,通过造假方式实现业绩目标。证监会点名后,东方金钰连续两日跌停。继4月27日跌停后,28日,东方金钰延续上一交易日弱势继续封跌停。截止4月28日下午14点16分,东方金钰最新股价1.57元/股,总市值21.20亿元。该股年内累跌43%,创2008年以来新低。

除财务造假外,东方金钰已连续两年亏损,这也意味着它将在今年面临保壳。如今,东方金钰身陷造假风暴,面临多重危机的它能否撑过2020年呢?

债务高企、两年连亏面临退市危机

著有“翡翠第一股”的东方金钰,目前是A股唯一一家专卖翡翠的上市公司,主要从事珠宝首饰产品的设计、采购和销售,经营产品包括翡翠成品、黄金金条、黄金(镶嵌)饰品等。

1月22日,东方金钰发布了业绩预亏公告。公告显示,预计2019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5亿元至14.5亿元。这也是该公司继2018年巨亏17.8亿后的再次亏损。按现行规则,主板上市公司连续亏损3年就要强制退市,东方金钰将在2020年面临保壳。原计划在4月28日披露2019年年报的东方金钰表示,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公司2019年年报披露延期至6月23日。

对于亏损的原因,东方金钰将其归结于:受金融去杠杆政策及其他叠加因素影响,东方金钰融资出现困难,资金流动性紧张,导致出现严重的债务违约现象,并由此引发公司部分账户资产被查封、冻结,债权人申请诉讼或仲裁等一系列问题。经公司财务部初步统计,2019年全年计提应付债权人利息及罚息约为10.10亿元。

据了解,东方金钰发行的债券逾期已久。2月22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其2017年3月发行的总额为7.5亿元的“17金钰债”将不按照债券回售程序进行。截至目前,该债券自2018年3月18日至2019年3月17日期间的利息以及该债券提前到期后的本金尚未支付,最终资金筹措能否准时到位存在不确定性。

此外,东方金钰控股股东兴龙实业还存在债务违约的情况,截至4月11日,兴龙实业已到期未兑付的有息负债规模约为24亿元,兴龙实业所持东方金钰的全部股票被质押、冻结和多次轮候冻结,如处置质押股票或导致东方金钰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债务逾期、违约的东方金钰多次被列入“失信”名单,据天眼查显示,截至2020年3月4日,东方金钰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达13次之多。

实际上,东方金钰债务高企、连年亏损与其大量囤积原石分不开。自1997年上市以来,东方金钰便热衷于“赌石”(珠宝业术语,指翡翠在开采出来时,有一层风化皮包裹着,无法知道其内的好坏,须切割后才能知道翡翠的质量),而其原石销售不佳导致大量囤积。

据东方金钰财报显示,2004年至2017年,东方金钰耗资45.58亿元囤积了809块原石,仅2017年,东方金钰便斥资25亿元采购了319块翡翠原石,创下了自上市以来采购数量之最。与之鲜明对比的是,2006年至2017年间,东方金钰合计销售翡翠原石58块,仅占其囤积数量的7.17%,合计销售金额为5.86亿元。

原石大量囤积且销售状况差,以至于公司“造血”能力较弱。为此,东方金钰大幅举债,从而导致流动性危机爆发。 据wind数据显示,2005年至2018年,东方金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多数年份为净流出,累计净流出金额高达60.55亿元。

“造血”能力不足,东方金钰的资金来源大多依靠外部筹资来实现。2017年10月,东方金钰就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子公司拟向大股东兴龙实业借款30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2018年,东方金钰集中降价销售了品相相对较差的翡翠成品,当年翡翠成品的毛利率为-72.04%,其他产品如翡翠原石和黄金金条及饰品等毛利率均有所下降。与此同时,东方金钰开始对此前不愿减值存货大量计提减值,2018年和2019年两年间累计计提减值达5.81亿元。

原石大量囤积、大幅举债,而公司“造血”能力不足,债务逾期,引发流动性危机。危机之下,东方金钰大量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利息及罚息,导致公司业绩连续下滑。如此恶性循环下,公司被列入“ST股”行列。

卖身不成又陷“造假”风波,东方金钰难过2020

存货堆积、负债累累的东方金钰已身陷困境,而其实控人赵宁欲意将其卖身蓝田公司。

据公开信息,东方金钰控股股东兴龙实业的股东赵宁、王瑛琰与蓝田公司于2019 年1月31 日就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相关事项达成共识,赵宁、王瑛琰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兴龙实业 100%股份转让给蓝田公司。

转让完成后,蓝田公司将间接持有东方金钰31.42%的股权,公司实际控制人由赵宁变更为蓝田公司。这也意味着,若交易成功,蓝田公司将借壳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天眼查显示,蓝田股份现名湖北洪湖生态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生态5,证券代码:400027)。记者查询该公司股权关系后发现,生态5背后股权关系错综复杂,各种股权链条多指向瞿兆玉。生态5业绩不佳,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984万元,扣非净利润为亏损552万元,正谋求资产重组。

除业绩亏损外,蓝田此前还因造假从主板退市。2001年,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曾在《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中指出蓝田股份财务造假。随后,蓝田股份造假被查实,从主板退市。

不过,东方金钰当“壳”卖出的计划并未成功。2019年2月13日,东方金钰称,蓝田公司未就其身份、主体资格、资信情况及收购的合法合规性提供说明及相关证明材料,暂时终止推进转让事项。半个月后,东方金钰实控人赵宁终止了这次转让。

3月3日,东方金钰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兴龙实业与收购方蓝天公司因为在信息披露方面存在着违规事项,上交所对于相关人员给予了纪律处分。上交所发布的处分决定显示:截至目前,拟收购方及相关负责人始终拒绝配合监管要求,未能提供任何证明材料、落实监管函件要求,未按监管要求参加约见谈话,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也始终未落实监管问询函和工作函要求。

卖身不成,如今又陷造假风波,债务高企的东方金钰面临退市危机。截至目前,东方金钰财务造假案尚未收到证监会的处罚书,东方金钰表示,如果公司因前述立案调查事项被监管部门最终认定存在重大违法行为,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公司股票不排除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证监会点名后,东方金钰已连续两日跌停。继4月27日跌停后,28日,东方金钰延续上一交易日弱势继续封跌停。截止4月28日下午14点16分,东方金钰最新股价1.57元/股,总市值21.20亿。该股年内累跌43%,创2008年以来新低。

 

最新pt电子游戏网站 排列五开奖近50期 股票开户选哪个券商好 江苏11选5前三组走势图 佳永配资_网贷门户 七星彩技巧规律经验 北京快乐8怎么提现不了 甘肃体彩11选5一定牛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查询 芝麻策略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最新 排列5开奖公告 排列五人工计划体彩 福彩快三下期号码预测推荐 福建快3推荐号 北京赛车pk10软件 免费 山东扑克3今日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