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英网络业绩下降1161%,IP纠纷不断、游戏产品青黄不接,断臂能否求生?

业绩不佳的恺英网络,游戏产品青黄不接,多位高管陆续被查,近期又陷入IP纠纷、旗下子公司面临着超80亿元巨额败诉赔偿。曾凭借传奇游戏走红的恺英网络,今非昔比,该如何自救呢?

4月30日消息,恺英网络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净亏18.51亿元,同比降1161.26%;2020年Q1净利2974.05万元,同比减少66.35%。

业绩不佳的恺英网络,游戏产品青黄不接,多位高管陆续被查,近期又陷入IP纠纷、旗下子公司面临着超80亿元巨额败诉赔偿。

曾凭借传奇游戏走红的恺英网络,今非昔比,该如何自救呢?

子公司陷80亿元巨额赔偿后被弃,IP纠纷余波难消

对于业绩下滑,恺英网络表示,一方面由于一些游戏已停止运营或进入生命周期末期,同时部分新产品上线延迟,导致净利润相应下降。另一个关键因素在于,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面临国际仲裁的巨额索赔。

据恺英网络公告,旗下非全资子公司浙江九翎目前涉及3起重大IP纠纷,涉案金额超80亿元。而恺英网络目前市值不到60亿,还不够还IP纠纷败诉赔偿金。

局面焦灼之下,恺英网络决定放弃浙江九翎,宣布与浙江九翎签署股权转让终止协议,九翎向上海恺英退回约9.6亿元股权转让价款,此后不再并入恺英财务报表;其经营状况及重大仲裁结果将不再影响恺英网络的财务报表,公司也无需投入大量资源应对繁冗的法律纠纷困境。

据悉,上海恺英收购浙江九翎时,耗资10.64亿元,累计持股70%。浙江九翎专注于H5游戏和微信小游戏研发与发行,同年,就与传奇IP株式会社、娱美德等就传奇IP的授权开始产生纠纷。

随着与传奇IP株式会社仲裁的不断进展,索赔金额不断扩大,到2019年底庭审期间,传奇IP主张截止至2019年12月18日,浙江九翎应向其支付人民币76.62亿元。赔偿金由2018年6月8日的1.7亿元如今已增加至76.62亿元,但尚未有判决结果。

恺英网络预测该起仲裁案的败诉可能性较大,认为随着相关案件裁判结果的执行将会导致浙江九翎在2020年不再具备持续经营能力。

在此情况下,恺英网络对浙江九翎按其当前净资产全额计提预计负债,上海恺英对浙江九翎的投资面临巨额损失,对浙江九翎的放弃颇有断臂求生的意味。

实际上,“传奇IP”这个引发半个娱乐圈明星为其代言的大IP,一直纠纷不断。据媒体报道,截至2019年末,还有近40项传奇相关诉讼案在审。诉讼核心包括传奇著作权纠纷、授权纠纷和合同纠纷三个方面,横跨中国、新加坡和韩国三国法庭。

恺英网络躲过了超80亿的赔偿后,IP纠纷余波仍在。根据恺英网络2019年6月披露的诉讼仲裁情况,截至2019年6月,恺英共涉及21项仲裁诉讼,近半数为知识产权纠纷案,并且多数尚未有最终结果。

最近一次较为引人关注的是腾讯诉讼上海恺英著作权侵权、不正当竞争。2019年5月,恺英网络旗下运营的另一款知名手游《阿拉德之怒》,因侵犯腾讯运营的端游《地下城与勇士》著作权,而被判决立即停止运营,并赔偿5000万元。

随着游戏产业知识产权纠纷迅速增长,相应法律也在逐步完善。近日,广东法院发布了网络游戏领域首个审判指引,即《关于网络游戏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的审判指引》,通过司法实践明晰网络游戏新业态新领域知识产权性质和权利保护规则。而这也为背负着多起IP纠纷的恺英网络的发展带来了不确定性。

游戏产品青黄不接,资本市场风波不断

除了IP问题,恺英网络目前还面临着游戏产品青黄不接的局面。

恺英网络不止一次在业绩说明时提到,运营的一些游戏已停止运营或进入生命周期末期,导致游戏流水降低,同时部分新产品上线延迟,导致净利润相应下降。

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恺英网络就已出现亏损。彼时,恺英网络收到了深交所问询函,其中就有对于业绩大幅下降的问询。

恺英网络回复表示,除了游戏版号暂停发放外,《全民奇迹》运营接近游戏生命周期末端,收入下降较大,以及《蓝月传奇》生命周期、黄金周期已过,游戏产品收入减少。

从恺英网络的2019年年报可知,其主要收入来自游戏业务和移动互联网产品分发,除游戏分发收入外,公司的其他业务的营收均出现下降,其他产品分发收入、移动游戏和网页游戏的收入分别同比下降68.22%、13.96%和32.94%。

此外,恺英网络披露2019年年报时,华兴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恺英网络年报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主要涉及浙江九翎的商誉减值等四个方面。

华兴会计师事务所表示,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恺英网络被证监会进行立案调查,且部分高管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目前这些事项尚无最终结论,无法确定对报告期内恺英网络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的具体影响。

此前,恺英网络的实控人王悦、董事长金锋等多位公司高管因涉嫌内幕交易罪或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逮捕。一时间,恺英网络窝案被揭露于世,震惊A股市场,由此带来的影响至今未消。

整体而言,恺英网络缺乏拳头产品、新老游戏青黄不接,业绩一降再降,同期市值也大幅下降,股价徘徊在两块多,中小股东们的维权索赔也一直没有停止。

当然,恺英网络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

根据恺英网络代理总经理申亮年初披露的计划,聚焦IP战略、打造精品大作、整合发行资源、拓展海外市场将成为恺英下一阶段的业务战略方向。同时,将继续在全球范围内搜寻、引进优质IP。

据透露,《魔神英雄传》、《刀剑神域黑衣剑士:王牌》等IP授权产品将于2020年陆续上线。届时,恺英网络能否靠这些产品翻身,借此突破困局,将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最新pt电子游戏网站 山西十一选五彩票空 好运快3开奖记录 上海11选5走势图工具 江苏11选5遗漏号 3d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的玩法 湖北30选5开奖信息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数据 澳洲幸运5平台 上海时时彩为何停售 湖南快乐10分 三分彩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天天红包赛是平均分吗 河北20选5开奖公 湖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