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阳伞”下的生意经:炒股6年赚7亿,比主业挣钱

又见“股神”,浙江永强主营业务为户外休闲家具及用品的设计、研发和销售,但回头看,在业绩没有起色的情况下,净利润波动与证券市场投资收益有很强的关联性。过去6年里,浙江永强在证券投资市场上获得的投资收益合计7.44亿,而这六年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母净利润才只有5.74亿。

一提地摊免不了就想到有名的义务小商品市场,于是小商品城等公司借概念拿下四连板,随后脑洞大开的股民又觉得,也是怎么能少得了啤酒配小龙虾,于是6月4日啤酒相关个股纷纷上涨,而猫妹也写了顺势推出移动餐车的五菱汽车,继昨日大涨53%之后今天再涨64%。

“地摊经济”的概念很是强势,基本沾上关系的公司股价都有不错的涨幅。这时候,浙江永强(002489.SZ)一想,大热天的摆摊得有遮阳伞呀,于是就上互动易吆喝一嗓子,推销了一下自家的遮阳伞,这还没完,隔天沃施股份有样学样,也在互动易表示自己家的遮阳棚、户外桌椅也能用于地摊商业,果不其然,下午沃施股份也一度触及涨停,收盘时涨幅达到8.04%。

95%以上营收都来自户外休闲家具及用品

公开资料显示,浙江永强主要从事户外休闲家具及用品的设计、研发和销售,产品主要包括户外休闲家具、遮阳伞、帐篷等三大类,可以用于家庭庭院和露台,餐厅、酒吧、海滩、公园等户外休闲场所以及酒店等地方。

据2019年年报显示,浙江永强全年95%以上营收都来自户外休闲家具及用品,其中休闲家具和遮阳家具分别实现营收32.03亿、12.48亿,占营收比重分别为68.37%、26.65%。

但事实上,浙江永强的产品更多定位在中高端领域,其实和地摊的氛围并不太符合,而且目前大多数摆地摊和地摊的消费者也都在工作之余的夜晚出没,遮阳伞和户外家具着实有些鸡肋,而这可能也是地摊经济爆发的第一时间,并没能立即想起浙江永强的原因。

于是浙江永强开始了“主动出击”,虽然3月时秀强股份、雅本化学和泰和科技三家公司刚刚由于利用互动易炒作热点而被证监会公开谴责,但这一次浙江永强还是通过在互动易上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在地摊经营方面,可以考虑选择公司的直杆伞/吊伞、折叠棚/遮阳棚等系列产品,包括金属材质的桌椅,均适合用于户外场所”。

虽然浙江永强只是陈述了一下事实,但明确表示产品跟地摊经济有关后,6月3日收盘时涨幅就已达到6.31%,6月4日开盘又迅速涨停。据第一财经报道,当天下午浙江永强证券部工作人员又回应称,公司产品依然以订单模式出口为主,暂不涉及地摊经济,6月5日开盘不久浙江永强打开了涨停板,并一路下跌,午间收盘时涨幅已回落至1.94%。

6年赚7亿,炒股比主业挣钱

我国户外家具起步较晚,并且由于居住环境等限制,家庭中对于户外家具的需求极为稀少,目前,户外休闲家具及用品主要集中在商业领域,例如公共购物场所、度假村、旅游景区等场所。

相比之下,欧美等地区产业成熟度更高,这也与人们的生活方式和习惯有很大区别。人数更为稀少的欧美地区,家庭更多居住在有庭院的独栋别墅,较大的户外活动空间使其对户外休闲家具及用品的需求更丰富。

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2016年时全球户外休闲家具及用品市场需求量约339.95亿美元,其中美国、欧洲市场销售额则分别达到106.97亿美元和43.29亿美元,合计占全球市场44%以上。

浙江永强的主要销售地区与全球潮流基本一致。2019年报显示,欧洲、北美洲市场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9.97亿和22.53亿,累计占总营收90%以上,国内市场比重近几年才有所提升,虽然已然成为第三大销售区域,但全年3.34亿营收也只占总销售额的7.12%。

但其实自从2010年上市以来,浙江永强的利润水平就起伏不断,在2015年达到顶峰后开始大幅度缩水,2016年、2017年归母净利润分别只有6095万和7825万,2018年更是首度出现亏损1.08亿。

有意思的是,2014年以后浙江永强开始进入股票市场,虽然原本是为了高效利用闲置资金而进行的理财,但从这些年的变化趋势来看,投资理财收益可要比主业对净利润的影响还大。

猫妹整理了近年浙江永强的归母净利润与投资收益的数据,2014年以来投资收益大幅增加,并且投资收益高的年份往往归母净利润也就较多,2015年最高时5.17亿的净利润中有4.26亿来自投资收益。

整体来看的话,短短6年时间,浙江永强在证券投资市场上获得的投资收益合计7.44亿,而这六年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母净利润才只有5.74亿。

旅游服务失利,扣非增长依靠欧洲市场

在不考虑投资收益的情况下,浙江永强本身的业务并不太令人满意。

2015年时,浙江永强以4.38亿超募资金收购并增资了北京联拓,持有其60%股权,而北京联拓主要业务是为旅游产业链中的企业提供旅游资源产品分销和金融结算业务,旗下拥有51book机票分销、旅游分销和旅航司代运营平台,但彼时公司还未实现盈利,收购时净资产更是只有430万。

但是很显然,形成2.24亿商誉买来的资产并没能刺激浙江永强净利润的增长,直到2018年时才通过处置子公司和无形资产勉强盈利,2019年靠着处置资产的余波继续盈利148万,但较上年已下降97.96%,同时还计提了6431万商誉减值准备。

而机票旅游服务也仅在2015年营收占比最高达到3.35%,此后便持续下降,2019年时旅游服务业务只占总营收的0.21%,当初许下“家居+旅游”双主业的愿望,终于还是落空了。

一番折腾下来,浙江永强想想还是家居老本行稳当,受中美贸易战影响,浙江永强反而在欧洲市场找到了增长动力,2019年在美国销售额大幅下降的情况下,第二大销售地区欧洲的营收增长27.46%,这也是当年扣非净利润增长的主要原因。

5月以来,浙江永强又连续公告了两笔投资,先是用4989.83万自有资金,从控股股东浙江永强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强实业)手里买下2.66万平的土地使用权和1.32万平的房屋所有权等配套资产,计划用作仓库,以替代外租仓库。

同时,又以自有资金2300万认购了永强实业参股的深圳德宝西克曼智能家居有限公司新增注册资本2000万。

蹭热点的泡沫总是说破就破,浙江永强如何稳定利润增长靠“遮阳伞”估计还是不行的。(蓝鲸资本 徐晓春 [email protected]

最新pt电子游戏网站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深圳双色球开奖 广西快乐十分投注网 大盘指数上证指数历史 山东11运夺金遗漏数据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图四 浙江体彩6十1什么时候开始 10万股票可以融资 内蒙11选五走势图 场外配资的方法 河北快3预测软件 融资融券股票一览表 股票涨跌颜色表示 湖南快乐十分组三组选走势图 246天天好彩118图库精选 重庆农场快乐10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