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网络互助与众筹“棋局未解”:水滴难成“江河”,轻松筹不“轻松”
摘要

水滴尚未汇成“江河”,轻松集团仍未“轻松”,网络互助与众筹的“棋局”尚未下完。

投稿来源:柒财经

互助、众筹、保险似乎一脉相承,也成为互联网平台们的标配。近期,经营网络互助、保险商城等业务的水滴公司“再攻保险一城”,而轻松集团的“轻松筹”宣布更名且新增一名原寿险公司总裁。

然而,就在水滴公司与“轻松筹”乐此不疲地拿下新牌照,扩充队伍之际,分摊金额不规范、资金监管、商标侵权、审核机制不完善、文案代写成黑产等一系列问题接踵而来。

这也意味着水滴尚未汇成“江河”,轻松集团仍未“轻松”,网络互助与众筹的“棋局”尚未下完。另一方面,蚂蚁金服、360金融、滴滴出行等也在跑马圈地,分而治之。

水滴再涉“保险”

近日,水滴公司有了新动作,9月18日,水滴公司新增对外投资信息。企查查显示,重庆合诚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合诚”)负责人变更为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且原重庆合诚的8名投资人退出,新增陈衍超、姜川以及水滴筹运营主体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纵情向前科技”)。

其中,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持股99.98%,认缴出资额199.96万元,水滴公司创始人沈鹏曾表示,水滴公司愿景是打造中国健康险产业的科技中台,正努力与更多保险公司一起保障亿万家庭,并在此基础上给更多保险公司输出业务上下游的基础服务能力。

公开信息显示,水滴公司主要经营水滴筹、水滴互助、水滴保险商城等业务。目前,“水滴筹”已为大病患者筹到200多亿元,共有超2.5亿元爱心人士参与,累计产生6.5亿人次爱心捐赠活动;“水滴互助”已有会员8056.11万人,已划拨互助款8.81亿元;“水滴保险商城”截至2019年6月,用户数量超1200万,合作保险公司超60家。

据悉,“水滴保险商城”则是2019年6月由水滴保升级而来,水滴保为北京纵情向前科技子公司保多多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多多”)的互联网保险平台。

资本方层面,水滴公司2019年3月获得5亿元B轮融资;6月再次获得10亿元C轮融资。值得关注的是,水滴公司融资历程中,腾讯公司持续参投。除了水滴公司,腾讯还参投了轻松筹。

轻松筹更名

与水滴公司新增对外投资信息仅隔一天,9月19日,北京轻松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杨胤宣布轻松筹更名轻松集团。有消息称,“轻松筹或迫于商标侵权压力而更名为轻松集团”。

据柒财经旗下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此前报道,“轻松筹”经法院一审二审败诉后,法院判决书显示,轻松筹公司使用“轻松筹”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判令其立即停止侵犯商标专用权,赔偿上海追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等共计58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更名同日,原弘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康人寿保险”)总裁张科加入轻松集团,任轻松集团CEO。据了解,今年4月,原安心财产保险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安心保险”)总裁钟诚也加入轻松集团,任轻松集团联席CEO。

公开信息显示,轻松集团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主要经营“大病互助”、“轻松互助”以及“轻松e保”等。“轻松筹”APP显示。目前,已有255万家庭累计筹款超320亿元。

“轻松e保”为轻松集团旗下的互联网保险销售平台,主要经营体检购买、必备保险以及主打健康类产品的商城。其中,体检购买包括包括最低99元的“全民基础体检套餐”及最高379元的妇科体检套餐。

企查查显示,轻松集团联合创始人、总裁杨胤还是广东宏广安的实际控制人。广东宏广安子公司为广州市新成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广东宏广安监事张剑又为正迅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番禺营业部法定代表人。

棋局未解

事实上,在网络互助与众筹的业务之中,分摊金额、资金存向何处、如何监控资金等仍有问题亟需解决。

分摊金额不确定性,有用户称,“曾参加水滴筹的‘中老年抗癌互助计划’,交钱后大约8个月确认期,生效后,每月该平台本人交费中扣1至4期不等金额,参加平台组织的互动,开始头几个月钱不多,往后期数越来越多了,想与水滴筹沟通,每月期数与钱数有没有硬性规定,没有的话,每月想扣多少,扣几期都由他们随意定,越来越有被骗的感觉,网上多次联系他们,来了个迷踪游戏。”

根据水滴互助客服介绍,“少儿、意外每月分摊预估2元左右,中青年以及大爱互助计划每月分摊预估10元左右,中老年每月分摊预估18元左右。”

针对“预估”二字,客服回应“目前基本就按照这个标准,但是分摊金额不是固定的,会在这个数值上下波动。”而关于“波动多少”,客服回应“根据每期实际情况而定,基本每个月都是这些钱左右,没有固定。”

而这样摇摆不定,上下浮动的分摊金额,由水滴筹单方面来决定扣款金额,难免会让用户感到疑惑。

不仅扣款金额没有明确规定,一旦用户预存金额不足,则权益失效。水滴互助客服表示“分摊金额是需要预先充值的,然后在充值账户中倒扣,如果基础计划余额低于1元,百万计划余额低于5元,那么将会进入休眠期,权益失效。”

轻松互助在均摊金额上也未有明确规定,而是“最低均摊低至每人5分钱”,且保持账户余额充足才能保持互助权利。

关于资金存向何处,如何监控资金以及使用,水滴互助回应是由公示信息来决定。根据水滴互助客服介绍,用户所交资金是存在平安银行,是托管账户,资金用途会定期公示。资金方面主要公示信息包括互助金上期结余、新增会员预存互助金、本期新增已划拨互助金、账户结息、本期结余。

柒财经根据水滴互助平台出示的单位存款证明书致电平安银行北京东三环支行,平安方面表示,“水滴公司所开的单位存款证明书是正常账户,正常结算,有这么多钱,可以自由提款。”

事实上,自由提款也意味着水滴互助资金的控制权在于水滴公司,而这也依旧是监管空白。

根据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曾发布的《非居民金融账户涉税信息尽职调查管理办法》指出,托管账户是指开展为他人持有金融资产业务而形成的账户,包括代理客户买卖金融资产的业务以及接受客户委托、为客户管理受托资产的业务。

一是代理客户买卖金融资产的业务包括证券经纪业务、期货经纪业务、代理客户开展贵金属、国债业务或者其他类似业务;二是接受客户委托、为客户管理受托资产的业务包括金融机构发起、设立或者管理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理财产品、基金、信托计划、专户/集合类资产管理计划或者其他金融投资产品。

值得关注的是,柒财经发现,轻松互助界面仅显示“专业机构资金托管”。对此,轻松互助客服表示,“具体哪个第三方机构是没有办法告知的,是保密的,如有需要申请互助金,则派专门的工作人员去提取款项,而在互助金上期结余、新增会员预存金等资金信息方面同样无法告知,仅能看到注册用户个人页面的账户余额。”

这口说无凭的“专业机构资金托管”究竟是何机构,是否专业,轻松互助方是否有对资金的支配使用权限,资金如何被监管,在使用互助资金时,又由何人来提取款项,轻松互助对于用户是保密的,而这也难免会让用户去质疑这原本好意的“一人有难,众人分摊”的互助金是否得到监管,是否明确清楚。

还有用户质疑“水滴互助涉嫌欺诈,资金总数远大于根据受助群体统计的费用”,他表示,“在缴费之后让确认身体健康问题,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很多人都不符合,也不提示怎么退钱,只是弹出说不满足条件24小时自动退出,结果是我们人退出,钱留下。”

此外,有用户质疑轻松互助的审核机制是否完善,他表示“今年6月份查出身体患有癌症,7月18日申请到现在已过去2个月,初审一直没有结果,小程序已然静静躺着‘材料正在审核,点击返回’,客服电话总是‘帮您催促’获取不到任何结果。”

审核机制亟需完善

有分析人士指出,网络互助与众筹不仅仅想吸引资金,还获取了客户相应的信息对接到了保险商城里,形成了二次商业模式,代销保险产品,而这则形成了获客与资金双丰收的局面。

根据水滴保险商城客服介绍,水滴保险商城与各大保险公司都有合作,主要合作保险公司有,人保、安心、太平、众安、中华保险、泰康、百年人寿、永安、光大永明、亚太、海保、德华安顾、前海、复星联合、大地、中美联泰大都会等。

另外,轻松保的必备保险则有“每天0.42元的全民e保·百万医疗险”等医疗险居多,承保单位有华泰保险、泰康在线、众安保险、安心互联网保险、安联保险集团等,均由广东宏广安保险经有限公司提供销售服务。

有用户质疑,轻松筹有在用户不知情下被绑定保险恶意扣费。他在聚投诉中投诉轻松筹,理由为“轻松筹公众号捐钱被绑定买保险然后自动续费,在用户不知情下恶意扣费,申请退保会扣损失费。”

据柒财经旗下柒闻网此前报道,“德云社吴鹤臣于水滴筹众筹”一事在网络上引起风波,不少网友质疑其筹款目的不纯。一是质疑“北京有房有车,还需要众筹100万来治病”,二是质疑“吴鹤臣治疗费用是否需要100万元筹资”。

5月5日,水滴筹针对此事发布说明称,已与患者所在医院对病情等情况进行核实,确认病情属实。5月3日下午,发起人与水滴筹沟通停止筹款。截至筹款结束,该项目共筹得14.8万元,5269人次参与赠与,暂未申请提现。

与此同时,有网友质疑“现在水滴筹捐款项目都有模板填写了?”,有网友表示“建议众筹平台引入查重系统”。

另据此前报道,目前因众筹平台还出现了黑产生意,包括“代写筹款描述”、“代开病例”,以假资料通过平台审核,低价邀约群内用户帮忙进行实名验证并分享链接,最终筹集金额提现后,不提供善款流向的明细。

据悉,自2018年以来,腾讯、蚂蚁金服、滴滴等多家互联网巨头陆续于网络互助领域浮现身影,但仍处于低调阶段。比如,腾讯自2016年以来,持续投资“水滴互助”;蚂蚁金服上线“相互宝”;滴滴上线“点滴相互”;苏宁上线“宁互宝”;360上线“360互助”、美团上线“美团互助”等等。

正是在网络互助与众筹逐渐兴起的今天,无论是其自身审核机制还是对其资金的监管也应继续完善。近日,人民法院报也指出,网络互助在会员数据真实性、互助资金安全性、互助计划合理性、互助事件真实性、平台数据安全性以及互助平台退出机制等方面都需要有完善的规范。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ST华业难逃退市命运,百亿债务悬而未决
2
格力“价格战”真相:被指假惠民实为清理淘汰品,或致两败俱伤
3
广东华立大学三战港股终成功,创办人曾因欠钱不还被拘留半个月
4
微博用户账号莫名成刷量工具,流量困境之下急需新故事
5
雪佛兰疯狂推新背后:新旧更替甩掉“性价比”标签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

最新pt电子游戏网站